您好!欢迎访问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。
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时间真的是个优秀的杀手谋杀了我的记忆

时间:2017-11-09 15:38/点击: 来源:www.bzjs666.cn

 一段传奇
  
  以后的故事就有点传奇。第二天下午,我下班了,回到租住小屋的时候,却发现灵在门口站着,很明媚地看着我笑。她为什么会看
 
上你?就你一天到晚无精打采,醉猫的样子。是不是用了什么非常手段?陈刚愤愤不平。我没办法回答他。我不能对他说,这就是网络
 
小说里的王八之气。那时候还没有网络小说,王八之气就更加无从谈起。反正,那段时间,我和灵莫名其妙就走得很近。
  
  平常下班以后,我会去看她。灵在人事局工作,干些打字复印的杂活。人事局总是有很多文件,她也就经常要加班。我坐在沙发上
 
看微型小说,看诗刊。她知道我喜欢这些,特意为我准备的。有时候,工作特别多,我要给她帮忙,她总是笑着阻止我。你歇着吧,我
 
不习惯别人帮忙,把我的节奏都打乱了,反而更忙。我就只能坐着,看她来回的忙碌,像一只小燕子。心里一动,就借着她的电脑,写
 
几行小诗。写完就扔那儿了,也不管。几天以后,却在市报上登出来。稿费她从来不给我,喝酒,她说。
  
  我去过灵家,很多次。在信王宫,明朝时候的建筑。两间很古旧的木结构房子,很小,很简陋,简陋到寒碜。她一个人住,偶尔还
 
有她妹妹,一个很自闭的小女孩。她母亲经常不在家,说是在外面做生意。她父母离婚了,父亲带着哥哥在新疆阿克苏。灵很少给我讲
 
这些,我都是从小妹嘴里面掏出来的。我们在灵家自己做饭,灵做的饭菜很可口。接着就是要喝酒,都是好酒,洋河,西凤,五粮液,
 
茅台……我问从哪儿来的。她说,是舅舅家的,舅舅是个贪官!说到贪官两个字的时候,灵笑了。灵平时总是在笑,但喝酒的时候很少
 
会笑。小妹很胆小,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,总是躲得远远地,后来熟悉了,也会对着我笑,给我倒酒。小妹笑起来很甜,只是瘦弱的脸
 
上有点苍白。
  
  星期天总是很惬意的。我喜欢睡懒觉,就是醒了也不愿意起来。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想一些事情,往事,很沉重。想着想着,就悲
 
悯起来。这时候,门外传来“哒哒,哒哒”清脆的自行车链条声。我好像听见了天堂的钟声,连忙爬起来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灵来了。
 
我洗脸刷牙,灵就帮我整理床铺,叠被子。匆匆忙忙吃完早点——早点也是灵替我带的。我们一起出去,骑着单车满世界乱转。我们没
 
有什么目的,就是出去走走。最多的时候,我们会往西。过码头街,出西环路,过林集,一直到汉江边上。那一片,汉江河面很宽,对
 
面的河岸,只有浅浅的一条线。我们在江边上坐着,看过往的轮船,听初秋的知了大声唱歌,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说了些什么,已经
 
忘了。真的是忘了,一句都想不起来。。时间真的是个优秀的杀手谋杀了我的记忆
  
  灵喜欢跳舞,每天晚上总要拉着我上舞厅。她和每一个舞厅的老板都很熟,不停地把各种年票,月票塞给我。灵人长得漂亮,舞也
 
跳得好,一进舞厅就会产生众星捧月的效果。偏偏我是个舞盲,只能在一边坐着,听听音乐。每次跳慢四的时候,灵一定会过来拉我跳
 
舞。所以,到目前为止,我就会几步慢四,不知道现在的舞厅还有没有。
  
  跳完舞,就是夜市。那时候夜市很便宜,五块钱的炒田螺一大盘,够我们喝一斤白酒。灵从来不让我付账,她说我的稿费还在她手
 
里面。我也不知道稿费有多少,反正我没钱。那时候我的工资是两百多块,每个月还要给冰寄一百块钱生活费,交房租,剩下的就没多
 
少了。我这人一直脸皮厚,花女孩子的钱还理所当然。有人说,这叫吃软饭,我就是个吃软饭的,怎么了?不服?不服,憋着!
  
  喝酒,通常会喝到很晚。有时候一瓶不够,就再来一瓶。喝第二瓶的时候,灵会抢酒喝。不是她馋酒,而是怕我喝多了。她知道我
 
的酒量,也就是七八两,再喝,肯定会醉。和灵在一起,我从来没醉过,这简直是一个奇迹。当然,她也不会醉,她的酒量一直很好。
 
据我观察,两瓶白酒没问题。
  
  酒喝完了,夜深了,该回家了。我们道别,各回各家,单车消失午夜的街道上。我不送她,她也不让我送。我做过实验,坚持送她
 
回家。结果,她不进屋,又坚持送我。我再送她……如此几个来回,最后,只好相视一笑,还是在街头说晚安吧。
  

上一篇:从高空中跌落下来眼前的梦的泡沫破碎不堪 下一篇: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走进我的生活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lajiaojing.com.cn/a/xinwenzhongxin/2017/1109/10.html

版权所有 2016-2017 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 主要业务: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