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访问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。
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受万人敬仰的真爱也就失去了立身的根本

时间:2017-11-09 15:41/点击: 来源:www.bzjs666.cn

中国人一直都是相信鬼神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的党把无神论强加在国人的头上。于是,轰轰烈烈的开始破四旧。鬼神也闻风丧胆
 
,不知道藏到了什么地方。四人帮倒台,改革开放。无神论遭到质疑,共产主义也变得虚无缥缈。中国人突然失去了自己的信仰。没有
 
信仰的民族是悲哀的,因为脆弱的良知失去了束缚,。
  
  我一直觉得自己每付出的一份爱,都是是最真切的。或许就是因为我看见过鬼,而且不止一次,虽然都是在小孩子的时候。
  
  记忆里第一次见鬼,我还很小。那一天看邻居家上坟,很多人围着一个新坟转圈,顶着白布的帽子,穿着白布的孝衣。我在一边高
 
兴地笑。突然,从人丛里走出一个穿青色大褂的老太太,径直的向我走过来,一边走还一边笑。那笑容很怪,好像嘴角是往一边歪着,
受万人敬仰的真爱也就失去了立身的根本
有点吓人。不过,我不怕她,也冲着她笑。笑着笑着,看清楚她了。她不是邻居家的老太太吗?前几天刚刚死了,被埋在这个坟里头的
 
。“兵兵,兵兵,你奶奶过来了!”我大声叫老太太的孙子。“在哪儿,我怎么没看见?”兵兵跑过来说。“你看,就在面前!”我指
 
着老太太对他说。定睛一看,老太太不见了。我的身上凉飕飕的。那天晚上回家,我就病了,高烧,说胡话。病了很长时间,不知道后
 
来怎么好的。
  
  第二次见鬼,也很小,不过应该上学了(我五岁上学)。那天晚上,我们到邻村看露天电影。散场的时候,天色有点阴。大家都说
 
走快点,免得下雨被淋到了。于是,我们几个小孩在前面撒欢的跑,大人们在后面追着,赶都赶不上来。跑着跑着,我突然感到身上发
 
冷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连忙站住,下意识的往身边的水塘一看,我看见一个很清楚的人影,就站在水边上在看我们。应该是个女的,
 
因为她的头发很长,穿件白衣服。只是看不见脸“小峰,怎么突然不跑了?”邻居的柱子也停下来问我。我没有回答,抓住他的手。他
 
应该感觉到我的手在哆嗦。
  
  “你们俩在干嘛?正经的路不走,怎么往山上跑?”跟在后面的兵兵很奇怪的问我们。我们是在山上吗?我和柱子都吃了一惊,可
 
是我们明明是走在路上。再看兵兵就明白了,他所谓的正经路居然是越过一道土埂,向着水塘里面走过去。柱子比我年龄大,也懂事多
 
,一把抓住兵兵。
  
  “别抓我,我要快点回家,要下雨了!”兵兵一边使劲挣脱,一边大声嚷嚷。这时候,大人们跟上来,兵兵的爸爸问怎么了。听我
 
说完,突然变了脸色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夹起兵兵就走。
  
  第二天,兵兵没有去上课。据说是病了,发烧。我问柱子,柱子很神秘的告诉我,见鬼了!
  
  第三次见鬼,年龄又稍微大了点。不过,这一次不是我亲眼看见的。其实,从这以后,我再也没有亲眼看见鬼了。
  
  那天晚上,我正在床上睡觉。迷迷糊糊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有人走到床跟前。我想看看是谁,可是睁不开眼睛。但是,我可以感觉
 
到,这个人站在我床跟前,而且站了很久。我正在想,是谁呢?这么大半夜的。突然,他就开口了,小峰,跟我玩去吧。这个声音我太
 
清楚,太熟悉了。他就是我们大队的会计,叫孙里成。我小时候聪明,嘴也甜,很受大人们喜欢。特别是孙里成,没事就喜欢逗我,小
 
峰,过来出个数学题你做。我高高兴兴的做了,答案正确,还有好吃的。我不知道吃过孙立成多少零嘴,所以两个人很有感情。
  
  按道理说,孙里成叫我,我应该很高兴才对。可是那会儿,我突然感觉很害怕,汗毛都立了起来。躲在被子里,不敢回答他。过了
 
一会儿,我听见他在床跟前叹气,然后走了。我还是不敢动,也睡不着,身上发冷。一直到听见第一声鸡叫,心里才踏实了些。从床上
 
跳起来,扯开嗓子大声的喊爸爸。爸爸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起赶过来。听完我的话,面面相觑。
  
  第二天就传来消息。昨天晚上,孙会计死了。是喝酒的时候,误用了装敌敌畏的瓶子,中毒身亡。孙会计的死,留给村里人一个教
 
训,不能用敌敌畏瓶子装酒。可是我一直在想,那天晚上,站在我床跟前的究竟是谁?他叫我干什么去呢?快三十年了,还是没想明白
 
  
  第四次,准确的来说,不叫见鬼,而叫惹鬼。
  
  那一年暑假,我正在家里玩。看村里的电工,在家门口的老腊树底下下象棋。突然,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,说是山岗那边孔家岩有
 
人被电打死了。电工飞快地跑了。我们几个小孩也跟在后面跑,要去看热闹。
  
  我们跑到孔家岩的时候,那里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。一问,才知道,被电打死的是倪朴新夫妻俩,一个触电了,另一个伸手去拉
 
。然后,都死了。他们的儿子在一边哭。那是我的同学,他们家的事我知道一点。他的父母都是很有能力的人,挣了钱,盖了全村第一
 
幢小楼,但是一直不敢搬进去住。闹鬼。请了道士来做过法,还是没用。道士说,有冤魂缠着他们。冤魂很厉害,驱不走。连作法事的
 
钱都没收。临走,还劝他们这两年要小心。没想到,还是死了。
  
  大家都说,是孔八斗的冤魂在寻仇。孔八斗是孔家岩的大地主,土改的时候,被政府正法了。据说当时为了节约子弹,是把活人装
 
在麻袋里,用榔头打死的。孔八斗一家十几口人都是被这样打死的。那场面惨不忍睹,大家都下不了手。最后,还是一个莽汉,借着酒
 
劲完成了任务。那个莽汉叫倪朴义。倪朴义是倪朴新的大哥,前几年走夜路掉在水里淹死了。现在轮到他弟弟。
  
  我那时候胆大,别人都因为冤魂的故事离得远远的。我却凑过去看。死人并不可怕,和平时没什么两样,而且两个人都在笑。看着
 
看着,就看见那个男人的手上,有一块东西掉落下来。应该是大拇指上的一块皮,很厚,但是很透亮,像是半透明的玻璃,还透出点淡
 
黄色的光。有点喜欢了,就拿在手里玩。一直拿在手里,回家了,就扔在写字台抽屉里。忘了。
  
  那几天,我都没觉得什么,倒是爸爸的脸色不好,总是没睡好,很疲惫的样子。问他怎么了,他只是叹气,不回答。终于有一天,
 
爸爸忍不住问我,那天倪朴新死的时候,我去看热闹,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。因为这一个月来,只要是爸爸一闭眼睛,倪朴新就会来找
 
他。说,叔啊,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……
  
  我终于想起来,那块被忘在抽屉里的皮子,拿出来交给爸爸。爸爸拿了皮子,连忙走了,说是赶紧还回去,晚上睡个好觉。不知道
 
那天晚上爸爸是不是睡得很香。这件事,我们家里人都没有再提过。
  

上一篇:其实内心和身体都有说不出来的苦楚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lajiaojing.com.cn/a/xinwenzhongxin/2017/1109/13.html

版权所有 2016-2017 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 主要业务:青岛八世忠铁艺实业有限公司